乐果

开开心心的去生活

今天是个节日

我害怕,

我会永远是那孤独的根号三。

三本身是一个多么美妙的数字,

我的这个三,

为何躲在那难看的根号下。

我多么希望自己是一个九,

因为九只需要一点点小小的运算,

便可摆脱这残酷的厄运。

我知道自己很难再看到我的太阳,

就像这无休无止的

1.7321……

我不愿我的人生如此可悲。

直到那一天,

我看到了,

另一个根号三。

如此美丽无瑕,

翩翩舞动而来,

我们彼此相乘,

得到那梦寐以求的数字,

像整数一样圆满。

我们砸碎命运的枷锁,

轻轻舞动爱情的魔杖。

我们的平方根,已经解开。

我的爱,重获新生。

我无法保证能给你童话般的世界,

也无法保证自己能在一夜之间长大。

但是我保证,

你可以像公主一样永远生活在自由,幸福之中。

我怕我永远是个根号三

上海外滩总是那么美!

看!美女

对自己说声晚安!


今年生意太清闲,老板坐在桌子前,
嘴上叨根猴王烟,没事就把扑克扇。

二零一五捣糟年,各行各业难挣钱,
不是耸听和危言,听我给你慢慢谝:

龙头企业房地产,今年死得很难看,
修起高楼没人要,逼的老板往下跳。

有钱老板买股票,今年愁的全爬下,
投资进去上千万,牛市刚来就停盘;

再看煤矿大老板,人人腰里缠万贯,
今年煤炭生意烂,脑壳出的像黑炭。

还有一些大老板,全靠高利贷的款,
式子扛硬耍的展,今年也是卵一滩。

运输行业不景气,都在吼叫没生意,
行车万里挣运费,不够烧油过路费。

往年超市人挤人,今年生意也不行,
不信你看收银台,大都摆着暂停牌。

各大酒店更球糟,门前冷清顾客少,
一天散客混不了,就盼过事把饭包。

所有宾馆更不行,三天不来一个人,
偶尔来个住一晚,老板亲自铺床单。

歌厅更是一塌灰,小姐饿的蜷成堆,
穿着短裙露着腿,个个就像吊死鬼。

再看各处劳力场,往年干活轮不上,
今年也是一个样,凑起一堆打麻将。

大家再看修理厂,最多站个二三辆,
修理工人油衣裳,靠墙根根晒太阳。

都说汽配不影响,其实不懂这一行,
起早贪黑两头忙,抽不起那芙蓉王。

农民弟兄也不强,收入大部靠特产,
今年啥都不足劲,特产价跌木人问。

工薪一族更不好,少了奖金少劳保,
就靠那点死工资,花过还要交养老。

今年就是有点怪,大家都说新常态,
但愿陋习全部改,人人有个好未来!

熊孩子写的真好

有时候你想约个炮,却不小心谈了场恋爱;有时候你想好好谈个恋爱,却发现只是约了个炮。世界那么大,床却那么小,床上的两个人曾经那么好,却不能到老。我喜欢牵了手就能成婚的故事,却活在了一个上了床也没有结果的时代。

电饭煲自制火锅!也是醉了